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

美善真

多年前,姑姑買了隻Sony手提收錄音機,我天天聽,好感動啊~
讀大學住宿舍時,姑姑又和我去中華商場找一隻,還是喜歡Sony,我還是天天聽,很感動,
那時總覺得同學的其他牌子收錄音機聲音瘦薄很多,不像真人的聲音。

讀碩士時打工賺了一套音響,退伍開始工作後真是天天晚上認真聽,聽著聽著,有時很感動,有時就覺得不太夠,聽不出來些細節,於是開始動手腳,研究改機,CD player、擴大機、喇叭全都改了,能呈現的細節越來越多,聲音越來越好,聽來滿意的音樂越來越多。

前兩年,辭職賦閒,沒事幹,開始搞DRC,眼界瞬間大開,為了呈現DRC的能力,改了DAC,研究數位音樂到底是怎麼回事;又為了眾樂友家中電源實在太差,不得不跳下去做隔離變壓器,然後類比衰減器,然後擴大機,也研究起ATCMagnepan這極端的二種喇叭設計的特質,連廖老哥那四路DSP分頻也搞了...

我的手提收錄音機時代追求的是美,錄音帶和那便宜的機器那小小的喇叭,當然不可能呈現太多唱片中的真實,能求其美便已經很難得了,哪能管它有多真實?
我的音響時代往真實多跨了一步,於是開始追求好,各種好,高頻、中頻、低頻、純淨、透明、寧靜、動態、速度...

現在追求的已是真實,能聽出好壞的真實,當然,也能聽出美與不美的真實;總覺得絕大多數唱片的聲音都相當好,也相當美;甚至說,真實就美(What a wonderful world!)。

回頭想想這過程,先求美與感動,再求好與更多的感動,再求真實且被那真實感動。

聽音樂不也是?
一開始被美好的歌聲感動,聽的都是美聲歌者、動人的弦樂之類的;
然後被強力的鼓聲、大編制的交響樂、狂放的搖滾樂震撼,轉而追求音樂中美之外的各面相;
當手上唱片數百張,好幾個月也唱不完一遍,其中大半只聽過一次,這時聽音樂已不再是追求,而是感受,感受創作/演出者的投入,甚至靈魂。